Single

天了噜,快围观!斯皮尔伯格的VR电影创作秘密大公开

  虚拟现实电影目前还远未能够形成一定的气候。制作一部长篇电影并利用VR技术创造完全浸入式的环境将是一项大工程,而有一人是能够突破这一困难的最佳人选,他的名字也许已经耳熟能详:Steven Spielberg(斯蒂芬·斯皮尔伯格)。

  Steven Spielberg(斯蒂夫·斯皮尔伯格)

  一段时间前,Spielberg秘密参与了一VR项目,为制作一个以家庭为主题的系列剧而非电影忙碌着。但更重要的是,他的一项秘密技能将关系到未来VR电影的成败问题:Spielberg知道如何让观众不知不觉地走进他的掌控范围,受他控制。

  问题:如何用VR讲故事

  近日,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获得者、某VR公司创始人Robert Stromberg(罗伯特·斯特隆伯格)接受了外媒采访,道出了用VR的方式讲故事的挑战性。

  “VR 是一项全新的事物,就像当年电视对于剧院来说是新事物一样。VR就是现场表演和电影化叙事的混血儿,我认为它现在还处于羽翼未丰的雏鸟阶段,而且我不觉得所有的难关都已被攻克。我们可以讲故事,但是该如何用VR手段来讲故事呢?包括我自己在内,很多人都在努力推进二者的结合。我相信,在一年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内,我们将会实现这种戏剧化的叙事方式。许多人在做的都是一次性的活动,但在VR公司,我们正尝试创造出首批成熟且感染人的影片式叙事内容。我相信它的实现就在不久的将来,只需要技术发展到我们能够利用它创造出真实的情绪,能够感染观众即可。”

  Stromberg还讲述了几个利用VR制作电影时存在的具体问题:观看影片与参与影片之间的张力;如何在切换镜头的同时不让观众感到迷惑;摄影机能以多快的速度移动;以及上文提到的如何抓住“真实的情绪”等等。目前,VR电影作品年表还只是表面功夫。

  未来,当人们回看VR电影的起源时,他们会觉得今天的过山车体验既简陋又奇怪,就像我们今天再看1895年的电影中火车进站时的场景一样。

  解决方案:Spielberg对电影心理学的了解 

  Spielberg因其用简单的方式表达复杂主题的技巧而被大家当做导演,他充分掌握了缺少敏感性的精妙技艺。如果我们到他的传统大片制作后台看一看,就会发现他花了大量功夫,努力让电影场景看起来更简单。

  他擅长于用一镜到底的长镜头拍摄一个场景,这一点就是他的拍摄特点很好的例证。他的一个镜头经常有好几分钟那么长,但是他能够非常自然地移动摄像机,这样观众就能够一直专注于故事本身,而非惊叹于电影的制作技术。一位叫做Tony Zhou的业内人士在一则名为“大师斯皮尔伯格”的视频中详细讲解了上述过程。

  而现在确定的是,Spielberg不能在VR中使用这些技巧了。首先,他不能移动摄像机了,观众成为了移动摄像机的人。但是他可以在更大的范围内运用相似的原理,并且观众的心理并没有变化:比如,VR影片的观众也会因噪音或动作分散注意力。诚然,在一部浸入式VR电影中,一切都一览无余,但仍有许多方式能够引导观众的注意力。

  而Spielberg本人曾就利用VR制作电影的困难发表了和我相似的观点,他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道:“我认为我们正在朝一个非常危险的媒介迈进,这种媒介即VR。我说它危险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它让观众有了更多自由,观众可以不再受故事讲述者的控制,而自行选择各自的视角。”

  当然,Spielberg可能不是那个能够制作出完美VR电影的人:许多这个行业的新生儿已经开始了相关问题的研究。但Spielberg已经凭借《侏罗纪公园》引领了90年代的视觉效果先锋,并且证明了自己能够比今天充斥着电脑特技的电影做得更好(我并不是《侏罗纪公园》的粉丝)。如果不是他创作出第一部伟大的VR电影,也将会有另外一位同样深知潜在困难并同样能够机敏地解决困难的人出现,接过这把交椅。